jurassic-park

科幻电影概念设计师是个啥工作?

《侏罗纪公园》、《加勒比海盗》、《蝙蝠侠归来》、《剪刀手爱德华》,好奇这些卖座科幻电影中的概念和形象是如何诞生的吗?他们的设计师Mark ‘Crash’ McCreery现在公布答案。

如果搜索一下必看的科幻电影榜单,无论榜单是什么语言,你会发现那部1993年上映的《侏罗纪公园》始终出现在前100名。即使如今的新科幻故事已经层出不穷,视觉效果也更加炫酷,但这部22年前并未在中国内地公映过的科幻电影,借用3D华丽变身之后,还是为它的导演斯蒂芬·斯皮尔伯格在2013年的中国内地市场创下了1.95亿元人民币的首周票房记录。

jurassic-park-01

人们永远对电影导演和演员印象深刻。但对于科幻电影来说,那些让观众津津乐道的形象和场景背后,有这样一群人:他们挖空心思设想着一个根本不存在的机器长什么样子,抑或是试图引入一个看似荒谬却又要经得住推敲的全新概念;他们一遍又一遍地修改绘图手稿,好让那些面貌狰狞浑身臭虫的怪兽的目光里,偶尔也饱含深情。

jurassic-park-02

这群人被统称为科幻电影的概念设计师,Mark ‘Crash’ McCreery就是其中一员。就是他为《侏罗纪公园》设计出了恐龙的模样,除此之外,他脑海中构想的那些生物和场景,还出现在了《蝙蝠侠归来》、《加勒比海盗》、《剪刀手爱德华》以及《兰格》中。在好莱坞,人们称他为Crash。

在近日于北京举行的“Create Change”电影分论坛上,Crash向慕名而来的学员们展示了自己上述电影设计时的手稿。

这些手稿多用铅笔绘制而成,笔触细腻到连头发丝都根根分明,有的时候一张手稿上画了一个形象的五六种不同的侧脸和表情,稿纸的右下角,斜斜地签着“Crash”一行小字。

jurassic-park-03

“我喜欢用铅笔,铅笔里有某种情愫。”Crash对界面新闻记者说。Crash的作品展现了他对表现科幻人物情绪的偏爱,他甚至认为《金刚》是一部爱情片。

出生于美国科罗拉多州的Crash,1988年从洛杉矶帕萨迪纳艺术中心设计学院毕业后,开始在好莱坞电影做概念设计师。

Crash希望把科幻电影做出细腻感和新鲜感,“侏罗纪不是只有恐惧,它也是美丽的。我靠着一腔热血就这么说服了斯皮尔伯格,最后他决定请我们当《侏罗纪公园》的设计团队。”

寻找灵感并画出主要角色的草图,就是概念设计师工作的开始。由于当时没有电影脚本,Crash只能通过阅读同名小说开展工作。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美国作家Michael Crichton,他毕业于哈佛医学院,特别偏好于描写人体和动物在高新科技影响下变异和扭曲的一面。“作者成功激发了我们的恐惧,我忽然明白了我要怎么去表达出来。”Crash说。

jurassic-park-04

于是一大批包含了迅猛龙、暴龙、翼龙等不同种类的恐龙草图诞生。从Crash展示的草图里可以看到,一只恐龙抬起它的左脚,还张开了血盆大口,它的尾巴在保持身体平衡的同时末端微微下垂。

从来没人见过活着的恐龙,Crash和他的团队只能在科研资料基础上,再加上点想象力把恐龙们设计出来。由于上个世纪的数码和电脑特效还没有如今这么发达,设计团队对每一种恐龙都做了真实的模型。

正是有赖于《侏罗纪公园》对恐龙牙口、动作等细节的良好把握,电影营造出的真实感在全世界掀起了一股物种研究热潮。直到现在,在这部电影的贴吧和社交平台上,还常有网友分享恐龙种类大解析。

jurassic-park-05

“你看它应该是只暴龙,因为头骨看起来咬合很重,前肢也和异特龙不一样。”一位叫“ss不一样的烟火”的中国网友在《侏罗纪公园》贴吧中发起讨论。

而Crash本人甚至在《侏罗纪公园》里客串过一把,他得到的角色是一只迅猛龙。还记得在电影里那段让人提心吊胆的厨房追逐戏吗?现在可以翻出来仔细观察一下站在那只跳到桌子上的恐龙右边的迅猛龙,那就是Crash。

“我戴着很笨重的头套,拉上服装的拉链,感觉又闷又热,只能听到斯皮尔伯格很小的一声‘开拍’,我就开始横冲直撞。”Crash笑起来,“我也不知道效果如何,应该还行,因为隐约听到导演说不错不错。但现在的人很难体会道具时代的乐趣了。”

jurassic-park-07

但完成一次成功的概念设计,还需要其他环节的配合。Crash参与过的电影中,工作人员名单里总是少不了好莱坞顶级制片人、兼职业特效师和化妆师Stan Wiston。Wiston和Crash在导演蒂姆·波顿(Tim Burton)的电影《剪刀手爱德华》中,合作设计了约翰尼·德普(Johnny Depp)饰演的手指能当剪刀使的爱德华,和《蝙蝠侠归来》中丹尼·德维托主演的企鹅形象。像Wiston这样的化妆师承接了概念设计和电影实际拍摄之间的关系,由他们来实现那些天马行空的想象。

除此之外,还需要演员的配合——概念设计师需要融合演员自身的特点,对草图进行修改。而有的时候,由于导演选角不止一个,设计师就要根据不同的演员修改成不同的版本。

比如,Davy Jones船长这个角色,最初拥有5名候选人。随着选角活动的开始,Crash需要根据不同演员的特性对已经做好的满脸溃烂、长满梅毒和苔藓的章鱼脸船长形象进行一一匹配。

一开始,Davy Jones的章鱼脸并没有被导演接受,Gore Verbinski认为它很奇怪。但是,当候选演员和角色形象结合在一起之后,他们的眼神或动作反而帮助导演理解了设计。

由于Crash比较擅长表现人物情感,所以在电影中出现的高科技设备等硬件设计上,则需要其他团队的支撑。曾和Crash合作过的Tim Flattery就是一个硬件设计顶级高手,他也来到了本次设计论坛授课。他的第一部作品是为《回到未来2》设计了会飞的时光战机,于1989年上映的这部科幻片正好描写的是2015年的故事,虽然故事里会飞的汽车到现在都还没有成真,但自己绑带的球鞋则已经被Nike发明出来了。

而如今更重视亚洲市场的美国科幻电影人也开始发掘东方元素,尤其是中国和日本。虽然形象更为可爱的日本动漫形象和美国的传统科幻大相径庭,但随着日本文化在美国越来越流行,也引起了更多科幻电影投资方的注意。

面对东西方文化的大不同,Crash似乎并不担心那些面目可憎的怪兽形象会被亚洲人喜爱的可爱形象打败。“我有时候也会琢磨亚洲的动漫怎么能那么流行。但你知道你自己不会尝试做成那样,因为我的文化注定了我的设计,但结合一些东方的元素是可以的。”Crash对界面新闻记者说。

发表评论

;-) :| :x :twisted: :smile: :shock: :sad: :roll: :oops: :o :mrgreen: :idea: :grin: :cry: :cool: :???:
昵称

沙发空缺中,还不快抢~